乌鱼子十分懒惰

请给我评论

【武白武】打耳朵

白武白无差。
文笔很渣,坑品很差,慎入。
巴巴了一千多字还没进入正题……
——————————————————————————————
午后的阳光很好,白糖趴在落地窗前的地摊上,单手撑着下巴,有一下没一下的拨弄着一个毛线球。白糖鎏金的眸子半眯着,晒的昏昏欲睡。他感觉自己就像一块阳光下缓慢融化的方糖。

   ——不过就算是真的晒化了也无所谓啊……这种温暖,根本兴不起反抗的念头……

说起来我以前没少在星罗班熬糖稀来着……

   ……锅里的糖化的肯定没我舒服……

白糖迷糊的想着,继续拨弄毛线球,拨着拨着恍惚感觉手下一空。

白糖扒开自己沉重的眼皮,眼前模糊了一下才重新聚焦。毛线球早就被他扯成了毛线,乱七八糟的缠在手臂上。棕黑色的毛线让白糖又恍惚了一下:

跟武崧猫化时的皮毛一个颜色,不过好像没武崧的毛好看。

……不不不,白糖瞬间清醒,他怎么会觉得武崧那个臭屁精的毛好看?!

他把手臂上的毛线扯下来揉成一团,翻身坐起来,握拳:“我天才白糖的猫毛才是最好看的!”

“嗤。”

这丸子,又发什么神经。武崧半躺在沙发床上,双腿交叠,背后倚了个靠枕,手中的书又翻过了一页。

白糖的耳朵动了动,书页翻过的细微声音与武崧的嗤声被完全捕捉,刺激着白糖的耳膜,激起一阵微妙的战栗感。

耳朵抖了抖,白糖果断把那团毛线丢开:

“武崧!”

武崧嗯了一声。

白糖一寸一寸挪到沙发床边,趴在武崧身侧,仰着头看他:“帮我打耳朵吧!”

武崧头继续看书:“不要。”

“为什么不帮我打耳朵!”

“我为什么要帮你打耳朵?”

“打下耳朵又不会死!”

“不要。”

白糖纠结了一下,忍痛割爱:“……我的糖稀鱼丸可以分你一颗。”

武崧头都不抬:“不要。”

“那,两颗!”

“不、要。”

“你不要得寸进尺!”白糖怒了,“最多分你一半!”

武崧又把书翻过一页。“你给多少我都不会答应的。”

白糖看着武崧,武崧看着书。白糖瞪着武崧,武崧看着书。白糖两眼喷火的瞪着武崧,武崧专心致志的看着书。

白糖把眼睛一转,决定放弃怀柔政策。他刷地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无动于衷的武崧,大喝一声:

“臭屁精!你敢不敢跟我打个赌!”

武崧发出一声嗤笑。

“幼稚。有什么可跟你赌的。”

白糖一秒换上招牌贱笑,就是那种他猜拳赢了武崧的得意脸:

“我看你就是害怕我天才白糖,不敢跟我赌吧哈哈哈哈哈!”

武崧深吸一口气。不生气不生气,生出病来无人替。不生气,不生气,不生气……

……不行还是好气啊!

他明知这是个坑,但是这世界上再没有比白糖更能让瞬间爆炸的猫了。今天的白糖依旧成功的激起了武崧的怒气,每日任务(1/1)。

武崧啪一声把书合上,抬头,入目就是早有预料的叉腰大笑一脸贱样的白糖。他很有大侠气质的冷哼一声,把二郎腿放下坐直身体:“笑话,我堂堂武家传人岂会怕了你这丸子!”

白糖立刻接话,“那好,我赢了你就给我打耳朵!”

“若是我赢了,”武崧眯起眼睛,“你就刷一星期的碗!”
“一言为定!”



两人面对面盘腿坐在地毯上,目光交汇战意熊熊,在半空中一阵电光火石噼里啪啦。两人彼此互瞪了片刻,武崧的眼神越发犀利,白糖只感觉瞪得眼疼。他赶紧大喝一声:

“石头剪刀布!


平局。

“石头剪刀布!”


平局。

“石头剪刀布!”


白糖剪刀,武崧布。

“……”

“……”

啊,仿佛暴风雨前的宁静。



武崧直愣愣的看着手。

……输,输了……虽然输了但是我竟一点都不感到意外是怎么回事……

那头的白糖安静了三秒终于开始举着爪子原地劈叉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又赢了!!”

武崧恼羞成怒:“我知道你赢了但你为什么要加个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号外号外武崧偷渡欧洲再次(重音)失败!”

“你给我闭嘴!!”

“旋转跳跃我闭着眼~”

“够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咳咳咳……咳咳咳咳……!”

“哼!”武崧抱臂看着白糖咳得天崩地裂,感觉自己的自尊心被微妙的修补了:“丸子就是丸子,得意也过不了三秒!

“咳咳咳咳咳——!”

眼看着白糖快把肺给咳出来了,他纠结了一下,勉为其难地帮白糖拍了拍后背。

白糖好不容易缓过来气,第一个动作就是转过身兴奋地向还没把手收回来的武崧扑过去:“打耳朵打耳朵打耳朵!”

扑是真扑,武崧毫无防备的被白糖突袭摁倒在地毯上。白糖整个人都趴在武松身上,武崧单手用手肘撑地,另一只手下意识环住白糖的腰。两人几乎是鼻尖对鼻尖,彼此的呼吸交缠着,清晰可闻。武崧被迫近距离地看见白糖放大的脸,看见脸上太兴奋引起的浅色红晕,看见那双金色的眼瞳有一点刚才咳嗽所致的生理性泪水。

阳光照进白糖鎏金的眼睛,那双眸子几乎熠熠生辉。
武崧清晰的看见了自己的倒影,白糖专注的眼睛里,铺天盖地的全是他。

他的心突然一跳。

白糖唱歌似的嗷嗷,白色猫耳抖了又抖:“打耳朵打耳朵打耳朵~”

“……”

有点可爱……

“!”
不不不这什么见鬼的念头!

武崧猛地把脸歪到一侧。动作太大,帽子滑落下来,盖住他隐隐发烫的大半张脸。他故作忍无可忍的一巴掌呼白糖额头上,把白糖的脸强行推开。帽子底下传出的声音透出一股隐加着赧闹的气急败坏:
“……我知道了你快给我下来!”


Fin.
————————————————————————————

下一章什么时候出来我也不知道。

lofter吞我的排版……!

评论(2)

热度(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