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汁色的纯净水

这是墨汁(儿),一个专业的业余十八流挖坑不填段子手。

坑品超级差!(高亮)

偶尔产点我流难吃粮。没有文笔,特别渣。


CP是谜耗!这个人是我的!












不懂就要问。虽然问了你还是一条咸鱼,但总比不问变成臭咸鱼好得多。

【雷安】

我憋不住了,我要先发一点进度。

其实这个是给空明的生贺,然而一个月过去了,它只有这么点

空明,空明,你是要今年生贺还是明年的生贺还是不要生贺?

@空明说他想吃蛋挞。
——————
1.
安迷修,男,十六岁,目前就读于凹凸私立高中。

安迷修是个优秀而正直的好少年,在人生的前十六年里曾获多项殊荣。

例如全国击剑青少年组冠军、例如骑士精神宣传委员会优秀干部、例如养生达人。

是的,安迷修是个养生达人。

他绿苗苗的外表下,藏着一个夕阳红的灵魂。

安迷修不抽烟、不喝酒、不看片、不修仙。每天早起都要背诵一遍骑士宣言,然后下楼跟一群老头老太太打太极;晚上再跟着同一批人去跳广场舞,并代表小区连夺三届广场舞争霸赛区冠军。而他的微信铺天盖地的全是震惊标题:

“震惊!这几种蔬菜一起吃会致癌!”

“一会就删!给头发塑形的关键竟是!”

“先收藏再看!给武器起名的艺术!”

等等等等,让人以为误入了哪个中年大妈的朋友圈。

说了这么多疑似黑他的东西,其实四舍五入一下只有一个意思:

安迷修热爱养生。

然而这还不是重点。

重点是,他今天早上因为一个(自认为)不养生的举动,导致了一件尴尬的事情。

安迷修他,开始打嗝。

2.
整整一个早晨,安迷修像是被拧了电动发条一样,整个身体都在随着嗝不停颤抖。

而且安迷修这嗝还会依据安迷修的心理变化而变化,忽高忽低,或缓或急,抑扬顿挫,铿锵有力,大弦嘈嘈如急雨,大珠小珠落玉盘……奏成了清晨的一曲不是很动听(但是很好笑)的乐章。

安迷修站在厨房里,端起第五杯水一饮而尽(在此之前他已经尝试了各种喝水姿势,例如倒立喝水),接着愁眉苦脸的感受着又一个嗝突破水流的封锁沿着喉咙的轨道大喊着“自由!阳光!”然后从他嘴里一跃而下。

——为自由和梦想而英勇牺牲的嗝。

啊,这可真伟大。

安迷修苦中作乐的想着。

正当安迷修考虑接下来是直接吞一块面包还是吞一块窝窝头的时候,他听见拖鞋踢踢沓沓的声音由远而近。

安迷修有个从东北来的堂妹。这个堂妹有胸有脸有脑子,唯一不足的就是……

安莉洁睡眼朦胧的出现在厨房门口,一张嘴就是呼脸而来的大碴子味:

“啥玩意啊,咋回事啊,这大清早的,放啥安塞腰鼓啊?”

3.
看清楚情况后立刻冲回房间又冲到厨房的安莉洁举起手,将打开录像功能的手机对准安迷修,大白牙和闪光灯一齐晃得安迷修眼疼:

“来哥,笑一个。”

……倒霉孩子!

4.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