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鱼子十分懒惰

请给我评论

一个抽奖

实名心动

安雷504号病房:

最近大家都在抽奖,那么504内部也集合起来给大家送福利啦!!!!
只要♥转发♥这条lof就有机会成为锦鲤!!!安雷圈信小呆[bushi]
转发此条博客,在转发中抽取一个幸运的小孩。这个星期五十二点开奖√
504送出的礼物是一个月的安迷修问安服务!!!


我们其他的礼物🎁请看评论区*:゚*。⋆ฺ(*´◡`)


此条博客除加码的老师外请不要评论哦√

雷祖催婚大队绝不认输

玫瑰酒神:

每一个字都是我的心声

雨泽之墨染:

自改沙雕表情包
全部都为雷祖注意
来自五湖四海所以原作者不详
_(:з」∠)_

是一个辣鸡repo!
以为没到结果是被放在车上了……好险被妹妹拆掉。

首先是包装很用心,盒子大,合志外面套着黄色的包装袋,里面还有厚实的泡沫,本子一点损伤都!没!有!哪怕它在我五岁的妹妹手里走了一遭!
然后!是!本子的!美貌!!!
本子只说外观就太好看了呜呜呜呜初恋的感觉天哪一眼定情我的狗屎拍照技术完全拍不出她的美丽!!!!是我的错!(下跪)
明星片里的雷安我磕爆!
爱心镭射的兽耳雷安吧唧完全舍不得拆,就让我隔着塑料袋静静观赏吧……
(我最喜欢的居然是书里的书签)
内容!没什么可吹的,各位老师的实力摆在那里,遥哥和老师们都是神仙!下凡真的辛苦了!真的非常感谢这么好的各位,带来这么好的雷安。
爱他们也爱你们呜呜呜呜不说了让我再去回顾两遍再仔细品品……

斗胆 @酒见花梨 ,打扰了!

英语学到疯癫。
本人已死,有事烧纸

【杀戮天使】十厘米Ray(2)

大半天突然心血来潮的更新!
本章依旧没有写到标题,甚至Ray都没有出场。
以及这个走向好像不太对。毕加思索.jpg
ooc预警!
上一章点我!
———————————————————————
B6。

“叮——”

清脆的提示音响起,现代感十足的电梯门打开,里面是堆得满满当当的物资,里面四个人对话间漏出一地嘈杂。

Cathy站在Zack身后,右侧的箱子从她身边堆到电梯顶,她被迫紧贴电梯。Cathy舒了一口气,刚说了一句:“终于……”声音就被淹没了。

Daniel抱着两个叠在一起的纸箱,身体被近在咫尺的镰刀逼得右倾,头差点怼到电梯上:“Zack!你能不能把你那把破镰刀放下!”

Zack以一个家里有矿的姿态站在电梯右侧,占据了电梯快二分之一的位置。脚边纸箱上堆着锅碗瓢盆一类的东西,镰刀柄上还晃晃悠悠挂了一个塑料袋。他闻声转头,不爽地看向右侧的Daniel:“哈?怪我咯?明明是你自己又胖了吧眼球混蛋?”

Daniel保持微笑,额头蹦出青筋,“这里占地面积最大的明明是你,Zack。假设你长了眼睛。”

“我说……”眼看两个人要掐起来,Cathy再次尝试发言,但声音又被Eddie打断了。

头罩有点歪的Eddie站的位置距两人错开半步,但仍被夹在他们中间,他抗议:“别挤了你们两个!我要看不见东西啦!”

“那个……”

“嘁,谁管你啊椰子头,成年人对话小鬼少来插嘴。”

“啊,抱歉,原来这里还有个人啊?”

“你说谁是小鬼!你这个没有审美的分尸狂魔!还有你这个眼球控变态医生!”

“说的就是你这个矮子,臭小鬼。”

“小孩子不乖会死的哦。”

“等下……”

“还有你Zack,恕我直言,你就是个没有脑子的文盲。”

“文盲!文盲!变态!变态!”

“滚一边去,矮子。我可是靠谱的成年男性,你这种弱鸡小白脸的医生我一刀下去你就死了。”

…………



“喂,我说啊。”

Cathy缩在角落,身边箱子在摇摇欲坠,高分贝的女音陡然爆发:

“电梯都到了你们还要闹到什么时候啊一群混蛋!!!!”

争吵不休的三人止住,终于发现电梯已停。

“嘁。”

Zack撇撇嘴,抬腿迈过一地东西,扛着镰刀率先走出电梯,刀柄上挂的塑料袋随着步伐一摇一晃。

Daniel咬牙切齿地抱着两个箱子紧随其后,余怒未消的Cathy也从角落挤了出来。

只剩头套遮眼,处于半瞎状态的Eddie抱着袋子站在一地物资中间,他感受着三人从他身边依次挤过去,期间被碰得一个踉跄差点被脚边的东西绊倒。等Eddie好不容易站直,三人的脚步声已经渐行渐远了。然而没有一个人帮他把头套扶正,反而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从他身边经过时,还把头套挤得更歪了。

Eddie:“……”

你们是魔鬼吗!



三个人十分没有同伴爱地将Eddie丢在脑后,搬着东西进了楼层。期间回电梯好几趟,东西都搬完了,还是没有一个人去解救Eddie。

Eddie面对一片漆黑,气的要跳脚,偏偏分给他的都是些易碎品,脚边一地玻璃杯瓷碗,怀里还抱着一兜子鸡蛋,压根就不敢跳。他大喊:

“太过分了你们!!!”



最后三人在对Eddie惨无人道的围观和嘲笑之后,还是帮他把头罩扭回来了。

……然后边聊(chao)天(jia)边看Eddie搬东西,愉快地袖手旁观。

Eddie简直气死了,本想扭头就走,但是电梯被Zack牢牢把守住,还被威胁如果不干活就把他辛辛苦苦马上完工的一批墓碑给砸了。

……天知道这批墓碑Eddie都重做三回了!再这么下去这个月交不上货就要吃土了!

是的,Eddie目前给人做墓碑赚外快快,试图攒出一条婚纱来。当Rachel穿着婚纱,美丽的躺进他亲手做的墓里,那一定是他这辈子最幸福的时刻。

(Zack:呸。大白天做什么梦。)

于是Eddie内心大声逼逼着搬完了东西,然后瞪了Zack一眼,委屈又生气地离开了。

Eddie走进电梯,Zack立刻把另外两个人也赶进去,用完就丢,堪称拔○无情。

(Daniel&Cathy:渣男!)



撵走了不相干人士,Zack走进昨天和Ray休息的房间,破旧的沙发上却只缩着一条皱巴巴的毯子。

“啊?那家伙跑哪去了?”

Zack掀开成一坨的毯子,确定Ray没在窝在里面闷死,然后扛着镰刀原地转了一圈,眉头渐渐皱了起来。

“Ray?Rachel——”

他喊了一声,只听见了自己的声音。他走出了这个房间,将整层楼找了一遍,还是没发现Ray的踪影。

时间毫无波动的蔓延,Zack觉得好像已经找了很久了,他开始烦躁起来。
这家伙,不会逃跑了吧。

突如其来的念头击中了Zack。他此刻沉默站在一条小巷里,头顶的白炽灯亮的刺眼,他低着头,兜帽下产满绷带的脸看不清情绪。

静默了一会,Zack一脚踹翻身边的垃圾桶。垃圾桶落地后滚动了一段距离,最后哀鸣着倒地,桶身有深深的凹陷。

“……吵死了。”

Ray,Ray。你知道我讨厌说谎。

Zack浑身血液叫嚣着,渐渐沸腾起来。

他离开小巷。



半个小时前。

Gray带着其余几个人采购回来,面对一车东西,身体十分健康的神父装模作样地揉腿捶腰,一副“老人家腰腿不好”的模样,然后笑眯眯地拍了拍Daniel的肩膀,在对方无奈的一声“神父大人”中两手空空回了B2。

他一进楼层,就发现自己的实验室被打开了。看清了情况,Gray眯了眯眼,嘴角忽然挂起意味不明的微笑。

Zack站在电梯口,一脚踹上电梯按钮。

他在门口烦躁的转悠,电梯门一开就闷头往里冲,差点撞到Gray。

“让开。”

Gray后退一步,小心护住了手上的纸盒。他并不生气,将盒子递过去。

Zack没接。他直视Gray,眼底沉沉,酝酿着什么。

“滚开。”

Gray不为所动,语气笃定:

“是因为Rachel·Gardner。”

他无意间感叹似的:
“这份力量,多像个魔女啊。”
“是不是,Zack?”
Zack眼底的风暴渐渐凝聚成型,某样东西一触即发。

那是锋利的杀意。

“我说,滚开。”



tbc.

【瑞金】

一首凉凉送给谜耗 @◎鱼刺 ,你要不要给这篇文起名

我先咕为敬(喂

预警:主瑞金,伪全员,似乎有微妙的各种cp出没,除了瑞金其他怎么看都行
————————————————————————
格瑞在一片白雾中醒来。

他睁眼就看见了自己的鞋,恍惚间觉得自己脚下是一片虚空。他再眨眨眼,才发现自己垂着头,脚下是一片黑色土地,手中握着刀柄,而烈斩就插在土里,半撑他的身体。

格瑞拔出烈斩,缓慢地直起身子,他的大脑里被删除了东西似的一片空荡,一片茫然的空白。

他本能的明白自己是格瑞,手上的是烈斩,可他不记得自己在哪里,之前是在做什么。

——事实上,他甚至分不清自己刚刚是在昏迷,还是只是眨了下眼睛。

格瑞迷茫又警惕地攥着刀柄环顾四周。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如此快速如此紧地拔出烈斩抓着它,他只觉得这个动作让有些失措他感到一丝心安。

过了一会,他的大脑终于开始运作了。

这是哪?



迷雾的深处,远远地、远远地传来模糊的声音:

“格瑞——”

格瑞茫然四顾,那声音似乎从四面八方传来,根本分不清方向。然后雾气渐渐消散,一个朦胧的影子显出来,那声音又更清晰了几分:

“格瑞——!”

这个声音是如此的熟悉,让格瑞近乎本能地想起一个名字,一个烙印在心底的名字。他往前走了一步,试探地回应:

“……金?”

“格瑞!格瑞!你在这里啊!”

一阵及时的风吹过,迷雾散开,一个金发少年小炮弹般冲了过来。

格瑞怔愣了两秒,手却下意识伸手环住冲进他怀里的少年。他低头,看见少年扬起了脸,澄澈的蓝眼睛里的欢喜满的要溢出来。他说,格瑞,我找了你好久,你去哪啦?

格瑞不知道说什么。他伸手替金扶正了有些歪的帽子,心里莫名涌动着一种温柔到近乎悲伤的感觉。
就好像宝物在梦中失而复得。

我也找了你很久啊,金。




格瑞的手顿在金的帽檐上,他迷茫的想:

……我有跟金分开吗?

为什么……会觉得找了他很久?

格瑞没来的及细想,因为金从他的怀里退了出来,然后抓住他的手,拉着他开始奔跑。

格瑞反握住金的手,顺从地大步飞奔,跟着金一起跑了起来,不问方向地点。

前面一直埋头狂奔的金忽然回过头来,用力攥紧了格瑞的手,然后向格瑞露出一个大大的,能驱散阴霾的灿烂笑容:

“快点呀,格瑞,大家都在等着你呢!”

……大家?

金已经把头转了回去。格瑞感觉到金的手握着他越发用力,奔跑的速度也越发的快。金的碎碎念顺着风飘进格瑞耳中:

“凯莉把房子装饰的特别漂亮,紫堂准备了一大堆好吃的,雷狮和安迷修一言不合又差点打起来,帕洛斯拿着一只鸡腿在逗佩利……”

“卡米尔已经吃了三块蛋糕四个泡芙,艾比威胁埃米说要把他的呆毛揪成感叹号,雷德死缠着蒙特祖玛要亲亲,被羽蛇敲了个三叠包……”

“黑洞蹲在一边看银爵喂兔子,维德安特在叫着凹凸大赛吃枣药丸,嘉德罗斯到处找你暴躁的想把屋子拆了……”

“快啊!快啊!格瑞!”

“宴会就要开始啦!”



速度越来越快,风越刮越猛,格瑞几乎要跟不上金了。越来越快,越来越快!他从没跑出这种速度,仿佛在拼命逃离着什么,又好像在拼命地接近什么。

快啊!快啊!

格瑞分不清这究竟是不是金的声线了。金的声音被越来越强烈风打的支离破碎,顺着呼啸的风声刮进格瑞耳中,于是他的耳边响起了无数个声音,每个声音都喧泄着,吵闹着,叫嚣着一句话,越来越响,最后在天地间回荡:

快啊!快啊!格瑞!

——快走!




“金!”

耳边只有呼啸的风声,那些嘈杂的声音消失了,恍若从未出现。

格瑞突然毫无缘由的慌张起来。他喊了少年一声,风瞬间涌进喉咙。格瑞死死抓着金的手往后拽,试图让金停下来。他从来不知道金的力气这么大,几乎是拖着他在向前。金几乎是在逃命,固执的,不可抗拒的向前,逃去那个格瑞和他都不知道的未来。

在已经变得猛烈的风中奔跑,格瑞感觉自己的皮肤生痛。于此同时,他的大脑越来越冷静。他想:

哪有什么大家?大家不是都……

格瑞仿佛被敲了一闷棍似的,耳朵响起一阵轰鸣。

都?

都怎么了?

〖……()……?〗





“格瑞!格瑞!我们到啦!”

手臂上一股拉力打断了格瑞的思路。他回过神,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停了下来。低了低头,金正在在扯他袖子。

少年微仰着脸,不解地看着他,帽子往后滑了滑,露出蓬松灿烂的发丝:

“格瑞,你发什么呆啊?”

“……没什么。”

格瑞放缓了语气。他又替金拉了拉帽子,然后抬头环顾四周。

这是一个大厅。穹顶挂着华美的水晶灯,四周矗立着四根有着华美浮雕的巨大白色柱子,墙壁上也有浮雕,格瑞看了看,似乎是讲述一个故事,关于一群人如何击败神明的故事。厅中央摆着一座香槟塔,晶莹剔透的冰块在杯中沉浮,酒夜在灯光的照耀下闪烁着使人微醺的光。

香槟塔周围一排桌子,随意地摆着各种自助食物:牛奶杯里插了根着绿色箭头样的吸管,黄黑相间的picky蘸了黑红色的树莓酱搭在白绿的盒子旁,一根粉红的星月型草莓棒棒糖耀武扬威插在紫米团子上,柠檬水里不知谁刚丢进的Z字冰块叮当作响……

他甚至还看见了烧烤架,一堆喝空的啤酒罐散落在旁边,其中有一罐似乎被人徒手捏爆了,啤酒撒了一地。

而他脚下云层般的白雾渐渐散去,他才发现那的不是地板,是一块巨大的玻璃。

玻璃下面,是地图的立体模型。

冰蓝色的雪原,冒着寒气,撒着亮晶晶的粉末,一颗硕大的宝石充当了湖泊;葱郁的丛林,雾气弥漫,微缩的植物上还挂着晶莹的水珠;红褐色的土地上矗立着几座的褐色山峰,里面的岩浆似的浓稠液体沸腾翻滚……

慢慢地,这些东西被白雾笼罩,雾气再次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一大段曲折的车道。

白雾涌来又散去,场景不断变化,而那些故人将这一切统统踩在脚下。就算观赏,也是高高的俯视着。

这地形,好熟悉。

我在哪见过吗?




大厅某处突然传出一阵喧闹,于是格瑞移开了目光,向着大厅中央望去。

那些熟悉的面孔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聊天——有一部分是吵架——而喧闹的源头,也就是大厅的最右边已经打起来了——

雷狮高举雷神之锤,电光照亮了他脸上狰狞的表情:“我雷狮今天就要打死你个傻子骑士!”

安迷修手持双剑蓄势待发仍不忘说教,仿佛一位正值儿子叛逆期、仍苦口婆心劝他改邪归正的老母亲:“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雷狮,你这样一天三顿冰啤酒小烧烤不健康!”

雷狮的表情更狰狞了:“所以这他妈就是你偷偷摸摸往我啤酒里放枸杞红枣生姜片的理由?!”

安迷修理直气壮:“养生的事,能叫偷偷摸摸吗?”

“轰——!”

噼里啪啦神仙打架。

格瑞:“……”

哦,破案了。

格瑞移开了目光。





他看着大厅四根刻有浮雕的立柱上那些丝带与气球,看着玻璃地板上散落的彩带,看着他们每个人放松肆意的谈笑胡闹……

格瑞想,他似乎误入了一个庆典。






tbc.

【武白武】打耳朵2

白武白无差,温馨向
昨天心血来潮码了一段凑够两千多字赶紧贴上来……_(:з」∠)_
上一章点我
——————————————————————————————

白糖被抵着额头使劲往后推的高出武崧半个头,他莫名其妙地眼睛往下瞅着武崧,不明白他反应为什么这么大。白糖理直气壮的反驳:

“我不。万一我起来你反悔跑了怎么办?”

“……俺武崧可不是那种言而无信的人!你快给我起来!”

武崧涨红着脸低吼了一句,把抵着白糖脸的胳膊伸得更直了一些,身体尽量往后退开

这丸子,离的也太近了些!

“起来就起来呗,凶什么啊……”

待白糖嘟囔着坐到边上去,武崧深吸一口气,努力压下脸上的热意。他转了半圈背对着白糖盘起腿,正对着玻璃窗,然后拍拍自己的腿,向着白糖往后招小狗似的一勾手指:

“过来吧。”

语气颇有几分嫌弃。

白糖可管不了这么多,屁股也不抬,兴高采烈地一点点挪过去——武崧想到了毛毛虫——然后乖乖侧枕在了武崧腿上,脸对着武崧的腹部。

虽是到了秋季,可秋老虎余威仍在,武崧就穿着一件白衬衫,此刻能感受到白糖的呼吸,给隔着衣料的肌肤喷洒了似有若无的温热。

武崧刚压下的热意的脸又开始隐隐发烫。
他不自在动了动,推了推白糖一头白毛的脑袋:“……往后去点。”

“你事可真多!”白糖不满地啧了一声,到底也没跟他吵,往后挪了挪。

武崧俯下身把盖住白糖耳朵的头发撩开,就开始拨来拨去地折腾白糖的头发。在试图找出一根长头发的过程中意外的发现这个脑袋手感还挺好,摸起来油光水滑的。

以前他都是拿哨棒敲白糖脑袋,从不知道白糖的头发看起来炸,却可以柔顺到这地步。被这手感征服的武崧不禁多摸了两下。

白糖猛地被摸的还有点舒服,眯着眼睛,尾巴不自觉的甩了甩,差点用脑袋蹭武崧的手才终于回过神了。他哎了一声,啪一巴掌把武崧的爪子拍掉,顶着一头乱毛支起身子瞪武崧,眼里嗖嗖放杀气:
“臭屁精你瞎摸什么!”

“什么叫我摸你?”武崧脸有点黑——但是他本来就黑看不太明显,就是感觉气势从一米七陡然窜到一米九——怎么听着跟我变态似的?!他收回被拍的有点疼的手,抱臂居高临下地看着炸毛的白糖:“不找根头发怎么给你打耳朵?”

“还是说,”他深绿色的眼睛眯了眯,显出几分危险:“打耳朵的头发也要我出?”

“啊,喔,啊哈哈哈是这样啊哈哈哈哈……”

白糖一阵干笑。

谁叫你摸了这么久的……

他坐起来挠挠头,把头发揉得像鸡窝一样才停手。白糖捏住一撮头发,做了一会儿下手揪头发的心理准备。在武崧等的有点不耐烦的时候,一咬牙一狠心,唰一下拔了一撮。

白糖捏着头发哀嚎,凄惨的仿佛在做马杀鸡。

武崧没管他,拿过那撮头发瞅了瞅,矮个里拔高个地抽了两根头发看了看,又似笑非笑地撇了眼还在制造噪音的白糖:“你倒狠心。拔的是挺多,没一根长的。”

那岂不是还要重拔一次?!

白糖赶紧捂住脑袋,只觉拔头发的地方还在突突地疼:“我不拔了!不拔了!”

坚决不拔!

武崧看着泪眼汪汪的白糖,冷哼了一声:“丸子就是丸子,这点疼就受不了了。”

白糖炸毛:“有本事你试试啊?!”

“试就试!”

武崧捏住自己一根比较长的头发,灵巧地拔了下来。他得意的看了白糖一眼:“我可不像你这傻丸子,一拔这么多。”

白糖及其敷衍地鼓鼓掌:“哇哦那你好棒棒哦你是光你是电你是唯一的神话要不要我翻个跟头给你庆祝庆祝?”

武崧眉头一皱脸一沉,眼看就要发火。

白糖见势不妙,赶紧将猫耳收回去,化出人类的耳朵,然后嗖的一下扎武崧怀里侧着躺下,露出一只被头发半遮住的耳朵:“你快点给我打耳朵啦!”

武崧捏着头发僵了僵,躺在他大腿上的少年还不安分动来动去,试图找出一个最舒服的位置。

“……你别动了!毛毛虫吗你!”

白糖撇撇嘴,“好吧好吧不动了,你快点嘛。”他费劲的半抬起头,不放心的叮嘱:“你轻一点、慢一点,我这可是第一次被你弄,要是弄疼我了我可就不干了啊!”

武崧觉得哪里不太对。

他有点不自在,然后迅速赶在某个念头开车前把它掐灭。武崧捏着把那根头发对折,并且搓了搓,捻住,接着把白糖耳侧的碎发拨到他耳朵前面去。

此时白糖的发丝软软搭在脸颊上半遮住脸,能看见半个鼻尖。睫毛纤长微微上翘耳朵粉白又晶莹,他的侧脸看起来真是乖巧极了。

武崧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一软,放轻了呼吸。他俯身下去,轻轻捉住白糖的耳廓,并没有太用力,却看见白糖的眼睫颤了颤,像一只被惊动的蝴蝶。

于是蝴蝶飞来,绕着他的心翩跹飞舞求爱,最后终于落在它钟爱的这朵花上。下落的瞬间,他的心也跟着蝶翼颤动。

武崧的动作一顿,感觉好像不太妙,似乎是心肌梗塞的感觉。

白糖此刻也感觉不太妙,他感觉自己好像有点发烧?被武崧捏住的耳朵似乎在升温,脸也莫名其妙开始发烫,他感觉它们可能已经泛红了。白糖把脑袋又在武崧怀里拱了拱,闷声闷气地说:“你好了没有?”

武崧从对心里那感觉似乎是心肌梗塞的担忧中被拱回过神来,下意识就怼:“什么力都没出等着享受的人没资格质疑我。”

“明明是我光明正大赢来的好不好!你这个非洲人!”

“你再给我说一遍试试?”武崧捏着白糖的耳朵,一字一顿。

白糖感受着耳朵上越来越大的压力连忙改口:“你这个非……比寻常的帅的大帅比!非同凡响的帅!简直非人哉!啊那个啥我是说帅的如同天人,我们凡夫俗子长不了这么帅!”

“哼。”

油嘴滑舌。武崧放松了力道,然后绷住脸不让嘴角上翘。

被白糖一打岔,他将刚才那种悸动短暂丢在角落。

tbc.

乌鱼子,不可食用的非保护动物。

不珍贵,但仅此一只。

特殊技能:咕咕咕;常带Buff:懒惰

非常非常的懒,督促鞭策有几率触痛乌鱼子薛定谔的良心,掉落不知道什么cp向的更新。

偶尔会产点粮,要啥啥没有那种,是个文盲,一般全是瞎扯。

红心蓝手,好感+10;评论,好感+100

夏虫语冰。

爬墙快且乱,乙女腐向百合混邪,只要好吃啥都能吃。

但是如果跟我安利恋童向车,对不起,我要骂人了。

永远不吃童车,永远反对童车


目前主混京剧猫工作细胞杀戮天使一人之下刺客伍六七狐妖小红娘绿蓝

最近的墙头是雷德和贾正亮和相泽消太

相泽先生,请停止散发魅力!
(相泽消太:???)

酒见花梨@合志0813预售:

凹凸世界雷安向文本合志《Flipped怦然心动》二宣

原作:凹凸世界

配对:雷狮×安迷修

分级:全年龄(PG-13)

开本:A5

页数:70↑100↓(工事中)

定价:36r

常规=正本+明信片×4+书签×2

特典A(40份,46r)=常规+吧唧×2+贴纸×1

特典B(50份,39r)=常规+贴纸×1


封面:200g道林纸

内页:100g欧雅斯纸

工艺:平装(宣图为精装样机)


预售时间:8月13日20:00-9月13日20:00

链接:⛴ ☆⚔♞

STAFF

主催:檎遥  @酒见花梨@合志0813预售 

文手:背彻  @背彻  卫星  @老子是天才  檎遥  @酒见花梨@合志0813预售 

Guest文:秃杉  @秃杉  梓医生  @Azusa莉  慈叶  @慈叶 

Guest图:密洛  @洛色黎明  星音  @星星音符  自然  @枯木逢春  麦麦  @旁友吃鸡吗😈 

扉页:Lydia  @Lydiaaa 

特典吧唧:奶茶  @雷狮真香 

特典贴纸:咕咕 @咕咕咯咯哒 

文插:森原  @林野森原 

设计(封面+书签):无鸠

排版:relax

宣发:茶几几 无鸠

校对:格非

协力:羽凡

★支持微信支付,但无法选购特典AB。渠道见P3★

二宣转发&推荐中各抽一位赠送特典A全套,预售当日(8月13日)开奖

相关疑问请评论本条lof或私信。

1个简单粗暴的lof手机排版教程

感谢太太救人于水火之中……!!

爱君笔底有烟霞:

想必很多写手一提到lof客户端排版都有白眼翻到天灵盖的冲动


无论你敲了多少个回车键,最终还是只显示一个空行


开电脑就为了加粗个标题


链接只能干巴巴地贴一个网址


等等等等。


lof客户端没有编辑器,但是我们可以手动呀。


我们的目标是,手机能做到的,绝不用电脑来解决。


先上效果图:





(八百人尖叫鼓掌音效.mp3




在html语言里,<>这个符号就代表一个功能键,比如<b>的功能是加粗。


用法就是:<b>把你要加粗的文字放到这个标签里来</b>


你可能要问了,为什么结尾处有个</b>呢?


这是作为这个语句的完结,就像双引号要打完整一样。


只有框在这个完整标签里的文字,才会有这个效果。


也就是说,你用 <b>第一章</b> 加粗完章节标题后,可以随意地在后面输入文字,就像我现在干的这样。




如果实在看不懂,请点这里看视频教程




以下是每个功能的格式,复制后替换文字部分就可以了。




加粗:<b>输入你要加粗的文字</b>


引用: <blockquote>输入你要引用的文字段落</blockquote> 


下划线:<u>输入你要打下划线的文字</u>


删除线:<strike>输入你要打删除线的文字</strike>


圆点标题:


<ul>


<li>输入第一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二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n个小标题</li>


</ul>




数字标题:


<ol>


<li>输入第一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二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n个小标题</li>


</ol>




插入链接:<a href="http://www.baidu.com" target="_blank">输入你要显示的文字</a>


(注:第一个引号中的网址替换成你需要的网址,我这里用的是百度)




最后,如果想插入空行怎么办?


在你任何想要空行的地方直接输入:<br>


大段大段的空行:<br><br><br><br><br>




补充一个大家最关心的艾特功能及常见问题